“吃雞”賽事將近 會是下一個爆款嗎?

酷玩 | 2019-06-25 11:27:54
時間:2019-06-25 11:27:54   /   來源: 新京報      /   點擊數:()

業內人士認為,90%草根戰隊沒成績、沒名氣、沒收入,玩家關注度成疑

“賽事快了,吃雞的春天來了!”6月21日,在國內經營著一支吃雞戰隊的張丹(化名)在朋友圈發出消息。

一天前,“和平精英-電競發展計劃”正式啟動,將建立包括全球總決賽、職業聯賽、城市公開賽、大眾化賽事、全場景賽事在內的細分賽事體系,并提出將打造聯盟,多項措施幫助俱樂部造血等。

“終于拿到版號的騰訊不會僅滿足目前的形勢,勢必會加速游戲的發展。而舉辦賽事無疑是最好的方案。”國內電競行業投資者大大白說。

和興奮的張丹不同,同樣經營著吃雞戰隊的阿怪(化名)有些無奈。在阿怪看來,這些措施更多只是針對知名俱樂部。對于國內上百家草根戰隊而言,似乎仍然看不到未來。“大俱樂部依托措施能迅猛發展,但小戰隊仍然處于打不了比賽、沒有曝光度,以及沒任何收益的‘三無’階段。”

1

加速打造賽事背后:吃雞迎來遲到的變現

“等了這么久,終于等到官方賽事了。再不開始真的堅持不下去了。”6月21日,四川YSY和平精英戰隊負責人老雷稱。

2018年,老雷看中吃雞市場的火熱,投下100萬元打造了戰隊。但官方賽事遲遲不見蹤影,隊員的耐心在等待中被耗盡。隨后的一段時間里,隊員們紛紛向老雷提出辭職。如今,他的戰隊從最初的11個人走得只剩下4個人。

和老雷有同樣遭遇的還有來自貴州的王可(化名)。和老雷不同的是,1個月前他已經解散了戰隊。“戰隊都解散了,現在有官方賽事也沒太大意義了。”王可說。

“其實騰訊打造賽事的傳聞早已有風聲。”6月22日,游戲圈內資深投資者大大白向新京報記者表示,“或許早在和平精英上線的那一刻,騰訊就已經在計劃了。”

2019年5月,和平精英宣告上線,這意味著騰訊旗下“吃雞”游戲在延宕超一年后,開啟變現之路。

“此前受機構改革、版號暫停發放的影響,眾多游戲公司遲遲拿不到版號。”大大白分析稱,“沒法變現的游戲不僅消耗著巨大的帶寬、運營等成本,更可能分流包括王者榮耀在內的其他游戲市場和用戶。甚至還會逐漸破壞用戶的付費習慣。”

巨大的流量讓吃雞成為繼王者榮耀后的另一爆款游戲,而無法變現的情況也影響著騰訊游戲的營收。

官方數據顯示,騰訊游戲營收從2018年第一季度的287億元跌至第四季度的241億元,同比增速從26%降至-1%。騰訊控股總裁劉熾平在2018年年度業績發布會上解釋稱,游戲版號暫停審批,使得包括受歡迎的“吃雞”游戲在內的游戲無法變現。

事實上,自“吃雞大戰”開始時起,盡管騰訊旗下的刺激戰場熱度勝于網易旗下的荒野行動,然而手握版號的荒野行動的商業變現能力卻遠遠領先。

據Sensor Tower數據顯示,2018年期間網易荒野行動在全球App Store和Google Play合計吸金4.65億美元。而據業內媒體報道,受版號限制,刺激戰場在國內市場只能通過賽事授權、資源置換等方式來獲取一定利潤。

不僅變現落后于老對手,就連騰訊自身游戲PUBGMobile在盈利變現方面都遠勝于刺激戰場。

2018年3月,PUBGMobile開始出海之路,并于4月中旬在其國際版本開啟游戲內購。Sensor Tower數據顯示,該游戲僅在2019年第一季度就達到1.49億美元收入。

“終于拿到版號的騰訊勢必會加速游戲的發展。”大大白說,“而舉辦賽事無疑是最好的方案。”

2

各類比賽草莽生長:維持熱度、暗藏亂象

實際上,在和平精英官方賽事出爐之前,市場中曾充斥著各式各樣的吃雞賽事。

“此前的市場看似繁盛,實則混亂。”6月21日,來自重慶的電競俱樂部領隊阿梁向記者表示。

此前由于刺激戰場一直未能拿到版號,導致游戲無法像英雄聯盟、王者榮耀般,由騰訊牽頭打造官方職業賽事。然而市場的火爆被多家第三方游戲從業者看在眼里。市場中涌現出數十個由直播平臺、硬件廠商等公司推出的吃雞比賽。

阿梁稱,之前俱樂部隨時都會收到類似平臺的比賽邀請。他曾帶領戰隊在一個月內參加過2、3個比賽,每次賽事的主辦方各不相同。“最喜歡的肯定是網易舉辦的荒野行動賽事。畢竟也是游戲巨頭,相對其他平臺更加靠譜。”阿梁表示。

除了網易等傳統游戲廠商外,虎牙、斗魚等直播平臺也曾先后舉辦過賽事。“甚至還有些商城、購物中心開業或者店慶時都會組建賽事,利用比賽吸引人氣。”

但這些賽事多數不正規,“很多都是過把癮就死。甚至如果沒得到預期效果的話,比賽很可能在中途就草草結束。”阿梁說。

阿梁曾率隊參與過一家手機銷售商所舉辦的比賽,這個被對方號稱有100支隊伍參與的比賽,最終只有寥寥10余支戰隊,其中不乏臨時拼湊的草根戰隊。“當時在比賽時發現對手公然使用外掛。”氣憤的阿梁找到主辦方要求處理,但主辦方卻告訴他,“本來隊伍就不多,再開除隊伍就沒人了。”

“這些第三方組建的比賽為行業帶來熱度的維持,但由于賽事舉辦方能力的參差不齊,也導致市場的混亂。”6月20日,情久俱樂部和平精英戰隊主教練山雞向記者表示,有些平臺由于缺乏賽事舉辦能力和經驗,往往容易出現賽制混亂、主辦方安排不到位等問題,導致外界產生業余的感覺。

2018年底,國內一家知名直播平臺舉辦了一場比賽。但當包括情久在內的所有隊伍抵達現場時,才知曉主辦方要求每支戰隊只能派出2名隊員,而另外2個隊員則是由平臺指定旗下的主播參賽。

山雞此時才發現,原來是平臺希望借打造賽事來推廣主播人氣。“這直接導致賽事水準下滑。選手無法發揮正常水平,粉絲看到選手搭配主播,也可能出現‘走穴賺錢’的反感,甚至不排除平臺和選手都會掉粉的可能性。”山雞認為,“沒有巨頭對行業進行規范化,任由市場充斥混亂的賽事,對吃雞賽事的品牌只能造成傷害性打擊。”

3

90%草根俱樂部沒有收益,堅持不下去的只能解散

“現在當務之急就是多招幾個水平高點的選手,早點打出水準來。”6月21日,老雷不斷向俱樂部領隊和教練安排著任務。

此前由于俱樂部人員流失頻繁,戰隊水準不高,導致沒有太多粉絲和變現能力。

“如果你沒有成績就沒有名氣,自然也就沒有收入。”老雷為記者算了筆賬:通常選手的薪酬在5000元,以俱樂部5名選手計算的話,一年工資成本大概在30萬元。再加上俱樂部運營費用、給選手租的宿舍、餐飲等費用,一年成本需要在50萬至80萬元。

老雷的戰隊從成立時起,由于沒有任何成績,在遲遲找不到投資人注資的情況下,一直處于虧損狀態。

據了解,國內電競俱樂部的收入主要來自贊助商費用、電商平臺等商業收入,以及俱樂部和直播平臺所簽約的直播收入兩方面。但通常只有OMG、4AM等知名俱樂部才會得到各大贊助商的青睞,這使得眾多中小俱樂部紛紛將收入來源盯上了直播平臺的簽約費。

“平臺直播收入對任何一家俱樂部都極為重要。”國內資深電競從業者仇躍向記者分析,“即使是大俱樂部,直播收入在絕地求生這個項目上也會占到該項目整體收入50%-70%的份額,而對于小俱樂部而言,很可能是俱樂部僅有的收入。”

不少電競俱樂部都將收入來源盯在了直播平臺上。除了和直播平臺簽約外,還隨時參加平臺所舉辦的賽事。

“平臺舉辦賽事的總獎金通常也就10萬-20萬之間,冠軍能分到幾萬元。”來自北京一家吃雞戰隊的負責人阿怪解釋稱,“但由于水平原因,冠軍獎金就別想了,能分到幾千元就算不錯了。”

平臺也并不一定總是以現金方式進行獎賞。“有的平臺會直接給現金,但更多是以為戰隊在平臺上宣傳的費用,來抵充獎金。”此前阿怪曾率隊參加過一次由國內某知名平臺所舉辦的賽事,盡管最終獲得不錯的名次,也有8000元的獎金,但對方要求戰隊必須在平臺做一定時間的直播,“告訴我說,獎金將會在直播時以禮物的方式進行發放。”但阿怪的戰隊此前已簽約了另外一家直播平臺,如果再在該平臺直播的話,將涉及違約風險,“最后只能不要錢了,就當免費打了次比賽,也算是給戰隊露了個臉。”

記者了解到,不少平臺由于各個部門的協調問題,還經常出現不支付獎金的情況。一家俱樂部負責人曾向記者表示,此前參加國內一家直播平臺所舉辦的吃雞賽事,盡管獲得一定名次,但比賽已經結束幾個月,獎金至今沒發下來。

“平臺簽約俱樂部其實很便宜。國內更多的俱樂部都不出名,平臺只需要付一兩萬元就能簽約一支俱樂部。”業內觀察者郭偉凌說,“但對于很多俱樂部而言,每年的收入或許就這筆錢,一旦花完,就只能自己貼補。”

“從去年下半年開始,國內多家俱樂部宣布解散。”阿怪向記者表示,“很多人都堅持不下去了。每隔段時間就能看到有俱樂部宣告解散。俱樂部之間有個吃雞管理群,經常看到賣選手套現走人的消息。”

“沒成績、沒名氣、沒收入”,仇躍如此定義圈子中近90%的俱樂部。“光參加比賽還不行,必須得持續獲得成績才能提升名氣進而吸引品牌商贊助。但圈內僅有10%的戰隊能打出來,其余90%的俱樂部很難從行業內獲得收入。”記者采訪的多位業內人士認同這一說法。

4

會是下一個爆款嗎?有玩家轉往國際服,草根戰隊擔心未來

不到一年時間里,和平精英走過了眾多電競游戲的發展歷程。

6月初,國金證券發布對騰訊控股的研報,其中提及《和平精英》目前的DAU穩定在4000萬-6000萬,日均流水穩定在2000萬-3000萬元,是騰訊除了《王者榮耀》之外最熱門的手游,但是收入體量難以對公司業績構成足夠的支撐。而據Sensor Tower數據顯示,和平精英上線開啟變現72小時內,中國玩家在App Store上氪金超過1400萬美元,平均每天超過470萬美元。

“繼王者榮耀后,和平精英勢必將成為另一個爆款。”一位游戲圈人士向記者分析。

據移動數據和分析機構App Annie發布的2019年5月全球游戲收入榜顯示,《王者榮耀》在IOS中國收入榜和全球收入榜均位列第一,上線不到1個月的和平精英則均位列第三。

“我們借鑒了王者榮耀、英雄聯盟等賽事聯盟,希望能為和平精英俱樂部打造一個更好的環境。”騰訊互動娛樂光子市場中心總監廖侃說。

事實上,早在騰訊推出官方賽事前,第三方直播平臺虎牙就已推出為期半個月的“精英挑戰賽”,以旗下主播搭配職業選手、資深玩家的組合進行比賽。

業內多家俱樂部負責人看重的是賽事聯盟。一位現場參與會議的戰隊負責人告訴記者,現階段相對思考如何商業突破,更關心聯盟體系。

“在整個體育產業中,無論傳統項目還是電競賽事,要想將市場做大,勢必需要聯合俱樂部們打造聯盟。”郭偉凌分析稱,“傳統賽事的NBA籃球、電競賽事中的英雄聯盟、王者榮耀都有一個包括注冊、轉會和監督等諸多管理環節的職業聯賽體系。”

“騰訊通常要求各家俱樂部將公司主體、運營資質以及選手合同進行上傳,以進行統一管理。”山雞告訴記者,“聯盟的核心環節在于‘工資帽’和‘轉會’。”

“但這些前提都是明星戰隊,對于我們此類草根隊伍而言,如何盈利仍然存在巨大問題。”阿怪說。

除了中小戰隊有擔憂,和平精英上線初期,由于其游戲畫面以及部分設定的修改,曾遭到部分玩家質疑。據多家業內媒體報道稱,玩家紛紛詬病游戲修改過度,失去了吃雞的快感。

大大白說,“其實騰訊也做過后續的調整,新改版的游戲并不影響觀戰性和精彩性。”

胡林(化名)效力于四川一家電競戰隊,讓他不時感到擔心的是,盡管游戲即將推出聯賽,但對游戲質疑的玩家是否能夠買賬?

和胡林同樣焦慮的還有經營著湖南一家電競戰隊的大華。半個月前,大華決定將戰隊方向轉往網易荒野行動項目,他甚至計劃著進軍日本市場。

“和隊員們聊了下,都不是特別喜歡這款游戲。”大華告訴記者,“加上太多俱樂部都盯著和平精英賽事,還不如轉攻海外電競賽事。”

“現在有很多玩家開始轉向絕地求生國際服。”6月21日,在四川開設一家吃雞陪玩工作室的劉偉向記者表示,“從工作室每天接單的情況看,現在網易荒野行動,以及絕地求生國際服的單子比和平精英要多出不少。”

多位玩家曾向記者表示,和此前對絕地求生無比迷戀不同,并不太看好和平精英。

“未來聯賽如何將玩家的熱情重新拉回游戲中,這是賽事主辦方最急需考慮的。”6月22日,資深業內觀察者郭偉凌說。

“但可以預知的是,未來的賽事將越來越正規,也將越來越多。”山雞分析稱,“以前沒有官方舉辦的賽事,第三方平臺舉辦的話,即使每個月一場也會擔心持續性等問題,而如今騰訊打造賽事的話,必然會類似王者榮耀、英雄聯盟等賽事,打造各種細分賽事體系。對于職業選手來說,這意味著曝光率會逐漸增多,未來成功的機會也會加大。”(覃澈)

標簽:Lucid
宁夏11选5开奖结